东西问·武夷论坛丨埃利亚斯·贾布尔:“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有何不同?

发布时间:2024-05-19 09:36:30 来源: sp20240519

   中新社 圣保罗3月23日电 题:“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有何不同?

  ——专访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经济科学院副教授、新开发银行行长顾问埃利亚斯·贾布尔

   中新社 记者 林春茵

  2023年,《中国:21世纪社会主义》获得第十六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该书作者之一,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经济科学院副教授、新开发银行行长顾问埃利亚斯·贾布尔(又译作伊利亚斯·贾博尔)长期关注社会主义与中国发展。“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有何不同?如何看待中国式现代化与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关系?赴中国福建出席首届武夷论坛系列活动前夕,埃利亚斯·贾布尔就此在巴西圣保罗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您所理解的“21世纪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样的?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有何不同?

  埃利亚斯·贾布尔:我认为,“21世纪的社会主义”是一种新的历史形态,在中国找到了最先进的表现。它是一种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等国的国情以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验相结合的社会主义。事实上,这些经验随着发展也在重构社会主义本身。这些经验回答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关于“21世纪的社会主义”的理论本质。

  在我看来,与西方马克思主义不同的起点在于,“21世纪的社会主义”将马克思主义视为政治权力的科学。因此,围绕社会主义的一切理论建构都应该从发展生产力的实践出发,从而解放思想去探索建设社会主义的新路径。这些是西方马克思主义未曾涉及的问题,因为其理论框架缺乏对构建真实、具体的实践的关注。

江苏南京一家制造企业内的生产景象。泱波 摄

   中新社 记者:中国式现代化与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关系是什么?新质生产力的提升如何推动中国式现代化?

  埃利亚斯·贾布尔:中国式现代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社会革命的结果,是一场仍在进行中的革命。一个拥有14亿人口并面临许多重大挑战的国家,通过采取颠覆性的技术创新来提高经济规划能力——中国正在构建我们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社会工程。

  中国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新阶段,经济增长虽然仍然依赖于基础设施的重大投资,但将越来越多地依赖于新兴和尖端科技领域。这些“新质生产力”,基于中国在各个领域追求科技前沿的努力,有助于将这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推向一个新水平。

  例如,随着“智慧城市”的建设,人民福祉将在健康、教育、公共安全和住房等领域得到改善,“新质生产力”将越来越多地为这些发展成果的取得作出贡献。

  此外,这些“新质生产力”将更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至关重要。因此,这种新生产方式的一部分将不再是受传统的、污染性的能源驱动的新工业。例如,中国在清洁能源方面的投资已超过美国和欧洲的总和。我相信,随着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大力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翻开新的篇章,开启理论发展的新前沿。

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区平铺镇新塘村信义60MWp渔光互补光伏电站,打造水上发电、水下养鱼的立体化渔光互补发电模式,助力节能减排,促进当地经济、生态双丰收。肖本祥 摄

   中新社 记者:武夷山是贯穿亚欧大陆的“万里茶道”起点,这是继“丝绸之路”后又一条重要的国际贸易通道。您的家乡里约热内卢,也恰是中国茶人登陆巴西的第一站。如今,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已逾10年,您如何看待?

  埃利亚斯·贾布尔:“一带一路”不仅是经济合作,更是全球化模式的重新定义,旨在推动多极化和全球南方国家的发展。它为参与国提供了平等参与全球经济的机会,打破了西方中心主义的格局,促进了全球南方国家之间的合作与发展。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投资,推动了参与国的经济增长,改善了人民生活水平,有助于解决一些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基础设施瓶颈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一带一路”建设中同时推进的文化交流、人员往来等方面的合作,促进了参与国之间的文明互鉴和友好交往。它是全球化进程中的一次创新性尝试,为构建更加开放、包容、均衡的全球化格局提供了有益借鉴和启示。

  当前,巴西政府正积极推进“再工业化”。未来,巴方应积极参与中方“一带一路”倡议,深化双方在基础设施、能源、工业化领域的合作,加强两国智库界交流,为巴西重新融入世界作出努力。

巴西里约热内卢城市风光。盛佳鹏 摄

   中新社 记者:今年是中国和巴西建交50周年。您曾表示,“巴西和中国可以共同改写拉丁美洲和全球南方的历史。”如何理解这一观点?

  埃利亚斯·贾布尔:巴西和中国分别是西东半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分享着对和平与多极世界的共同价值观和信念。这一历史节点处在一个特殊的国际背景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由贸易和金融引领的全球化正在削弱;保护主义成为国际贸易的一种运作模式;制裁和地缘政治冲突导致不稳定局势的螺旋上升,供应链的断裂因新冠疫情暴发和部分国家的隔离政策而加速。

  毫不夸张地说,巴西和中国的历史关系反映了全球南方国家更大程度整合的趋势。在这个意义上,两国之间的互动为正在崛起的新世界提供了一种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在外交政治领域,我们强调巴西是首个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中国家,并在2012年进一步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2019年10月,“逐梦巴西·中巴足球嘉年华”活动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博塔弗戈足球俱乐部举办。图为参加当天足球友谊赛的中国山东鲁能青少年队和巴西里约博塔弗戈青年队。莫成雄 摄

  巴西和中国之间至少共享三个重大战略议程,即减贫、不平等和气候问题。巴西在实施国际公认的重大社会政策和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最近使本国摆脱了饥饿,而中国则已宣布消除绝对贫困。在全球舞台上,巴西在清洁和可再生能源方面拥有较强话语权,其约50%的能源和88%的电力是清洁和可持续的,而中国领导国际脱碳进程,投资于清洁和可再生能源的金额超过了美国和欧盟的总和。

  这种协同,在推动以维护多边主义和广泛改革国际治理体系为重点的议程方面起着基础性作用。这一议程的推进势头体现在金砖国家(BRICS)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作用上。包括巴西和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的扩员,是对全球治理民主化需求增长的回应。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正逐渐成为全球南方重要的金融支柱。

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的新开发银行总部大楼。钟鑫旺 摄

  巴西和中国的关系不能仅局限于挖掘经济、商业和技术互补的潜力。作为西东半球最大的两个发展中国家,两国承担着重大责任。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巴西和中国推出的财政方案对维持全球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当前,两国围绕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利益展开联合行动,在国际形势不断变化的现状下显得至关重要。

  邓小平曾指出,“真正的亚太世纪或亚洲世纪,是要等到中国、印度和其他一些邻国发展起来,才算到来。这就像巴西不发展就不是拉丁美洲世纪一样。”国际关系民主化,在巴西和中国的关系中有着重要地位。(完)

  受访者简介:

  埃利亚斯·贾布尔,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经济科学院副教授,新开发银行行长顾问。著有多本关于新中国发展动态和社会主义作为历史形态的书籍以及学术和评论文章。与阿尔贝托·加布里埃尔(Alberto Gabriele)合著的书籍《中国:21世纪社会主义》荣获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编辑:黄钰涵】